古六大茶山
我们只做易武

在景迈山中醒来,与傣族姑娘跳舞祭茶

了解更多普洱茶知识,添加掌柜微信:dianpuju2020
%title插图%num
只有环境绝佳的地方,才有螃蟹脚的身影。它是挑剔的寄居客,在景迈山古茶园中,古茶树饱含风霜,螃蟹脚绿意盎然。
——《醒悟|茶境与自然文明》(古茶树上的绿精灵)
在东方的普罗旺斯——景迈山中醒来,可以趁着日出之前去观景台看云海。高高低低的山头披着薄薄的轻纱,魅惑中带着一点温柔。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▲高高低低的山头披着薄薄的轻纱,魅惑中带着一点温柔
%title插图%num
▲早晨的石斛花
传说,部落王子召糯腊因为食物缺乏,带领着部落南下迁徙,在澜沧江境内定居下来。因为这里野象成群,便取名为“郎章江”(“郎章”为傣语,“郎”:百万;“章”:大象),后来人们根据它的谐音将“郎章”书写成“澜沧”。
%title插图%num
有一天,召糥腊带着猎手在山上狩猎,突然,发现一只金马鹿在悠闲的吃草,召糥腊和猎手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,可是怎么也追赶不上它,人快马鹿快,人慢马鹿慢,渴了喝几口山泉,饿了吃几颗野果,不知道追了多少天,后来追到了今天的景迈山,马鹿便消失不见了,召糥腊看到这里山川锦绣,决定回去带着妻子和部落人一起来这个定居下来。从那以后,他们的后人便说自己的祖先迁徙到景迈山是由一只金马鹿带路来的。
%title插图%num
我们休憩的芒埂古寨是个小寨子,阡陌纵横,只有村民68户。相比较景迈大寨,这里的村民更加团结,大事小情聚在一起会有个商量。谁家生娃了,谁家盖新房了,都会相互帮忙打个下手。
%title插图%num
▲阡陌纵横的村寨
%title插图%num
▲谁家盖新房了,都会相互帮忙打个下手。
寨子中心有棵“龚”树,枝叶繁盛,村户家有喜事都会带点贡品前来祭拜,称之为寨心。给我们带路的本村人刀大姐说云南是很信奉古树的,凡是寨门口都有一棵大榕树,称为“鬼树”,用来守寨门。而每个寺庙里都有一棵菩提树,称为“神树”,庇佑虔诚信徒。人育树,树佑人,代代相传。
%title插图%num
▲寨中心有棵“龚”树
%title插图%num
▲寨门口都有一棵大榕树,称为“鬼树”。
古老的吊脚楼被维护的很好,四五十年的瓦砖铭记岁月,石块铺就的道路印证时光。因为在山上,教育资源比较贫乏,这里只有两座小学,小孩子大多在县城里上学,所以村里看到的孩子大多还是襁褓里的婴儿,明亮的眼睛,黑黑的皮肤,很是可爱。大人包着头巾用布将孩子裹在身上,麻利地的干着自己的活。不像以前,年轻人大多外出谋生,现在的茶山村民生活品质提高了,寨子里的年轻人愈来愈多,古朴的寨子明艳动人。
%title插图%num
▲四五十年的瓦砖铭记岁月,石块铺就的道路印证时光。
%title插图%num
▲村子里的小婴儿
%title插图%num
▲大人将孩子裹在身上
农历十五,芒埂祭茶的日子。一大早,家家户户带着今年自家生产的最好的茶叶前去萨迪寺茶祭。热情的村民盛装打扮,踩着鼓点的节奏翩翩起舞。歌声舞步里向佛祖祈福新的一年顺利平和。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▲踩着鼓点,跳起傣族舞
午间,刀大姐带着我们一群人去她的生态基地感受别样田园生活,树林里有矮胖的冬瓜猪,还有成群结队的鸡鸭鹅。那边池塘里,时而有鱼儿跃出水面。草棚里还摆着一只大音响,调皮的小伙伴放起音乐来,小动物听到音乐吓得鸡飞狗跳,还好它们适应能力强,一会就置若罔闻了。
我们把从树上摘下的芭蕉叶铺在木桌上,摆上现烤的冬瓜猪和罗非鱼,还有鲜美的萝卜汤,就着野生香菜拌的辣酱,滋味无穷。山野里吹来阵阵清风,带着花香与果香,还未喝酒就已经醉了,此情此景,人生能有几回?
%title插图%num
▲摘芭蕉
%title插图%num
▲孩子抓来的鱼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▲烤肉
%title插图%num
▲把芭蕉叶铺在木桌上
%title插图%num
▲野生香菜拌的辣酱
%title插图%num
▲泛着野味的一桌子美食
%title插图%num
▲举杯欢庆茶祭
夜里,寨子飘来徐徐歌声,渐有渐无。而今,我们的茶仙子考茶队的云南茶山行已经结束,身在他乡的最后一个夜晚,回想起走过的古茶山,遇见的深山茶人,让我们的内心丰盈无比。抬头看月,长空万里,飞镜又重磨。都说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,不知家乡的月亮是否也这样圆?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滇普居 » 在景迈山中醒来,与傣族姑娘跳舞祭茶

评论 抢沙发